长沙辰天陶瓷有限公司

电话:0731-858570  0731-858511  业务部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纺织服装业:三变化将产生重大影响

编辑:长沙辰天陶瓷有限公司  时间:2018/06/26
作为“2011中国纺织学术年会”学术委员会主席,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纺织材料专家姚穆在接受本报笔者专访时指出,纺织产业作为“具有战略性新兴内容”的产业,21世纪前半叶还将阔步发展。同时,世界纺织工业格局还在发生深刻变化,许多高档产品和产业用纺织品的加工正在由经济发达的传统纺织强国向我国转移;中低档服装及家用纺织品的加工则由我国向南亚和东南亚国家转移。而石油、天然气等影响纺织业发展的资源加速枯竭,以及用工成本大幅上升等不利因素,将为我国纺织工业的前行设置重重障碍。

世界纺织业将发生三大变化

笔者:您认为,未来世界及我国纺织工业面临的最大变化是什么?我国在这种变化中将迎来怎样的机遇与挑战?

姚穆:未来,至少有三大变化将对纺织工业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第一,全球纺织原料将非常紧缺,这一点已经引起行业内外的高度关注。

从天然纤维原料看,土地资源已经成为制约其产量的最主要因素。未来几十年,全球人口还将激增。根据联合国2000年发布的预测,2050年全球人口将达到76亿;2009年1月联合国将2050年全球人口预测量调高至92亿,2010年4月修改为93亿,今年2月又调高至94亿。人口激增带来的直接后果是,粮食问题变为全球第一矛盾。2009年,中国已经从粮食净出口国变成粮食净进口国,18亿亩耕地“红线”成为中国粮食安全的生命线。在这样严厉的耕地政策的限制下,传统天然纤维的种植面积难以保障,直接影响其生产供应量。

纺织原料的另一大重要品种化学纤维有85%以上属于石油基产品,又受到石油、天然气日益枯竭的影响。2010年11月8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戴维斯分校经济学家研究论文发布称,2050年全球油气资源将枯竭,这不是危言耸听。另外,再生化学纤维依托棉短绒、木材浆粕等已趋极限,速生木材供应也难以增长。因此,纺织纤维原料未来的发展必须另觅新出路。

第二,纺织产品应用结构变化正在加快,由服装向家纺,尤其是产业用领域转移的趋势十分明显。可以说,未来几十年纺织产业巨大的增长空间,主要来自于产业用领域的拓展。

回想1977年,联合国组织全球6000多位专家对21世纪前半期世界发展规划进行调研。专家提出,作为服装、家纺的主要原料,纺织纤维的发展空间已趋饱和。当时,全球人均纤维消费量已达到6公斤,服装消费量超过3.6公斤,纺织工业的发展空间日益缩小。因此,从1977年~1980年,美国、欧盟等国家和地区将纺织工业定位为“夕阳产业”,并向第三世界国家转移产能。但事实上,从1980年~1990年的10年间,纺织工业非但没有衰退,而且迎来了又一个发展高潮:全球纤维加工总量从3000多万吨增长至4000多万吨,增长了37%,原因就在于产业用纺织品的规模化应用开辟了新的巨大市场。

据联合国预测,到2050年,全球纺织纤维加工总量将达到2.53亿吨,比目前的7000多万吨增长近3倍。其中,产业用纺织品加工量将达到1.7亿吨,人均纤维消费量18.53千克/人·年,占纤维加工总量的67.4%。对于中国这样的纺织大国,发展产业用纺织品的深意不言而喻。

第三,中国纺织工业劳动力成本显著上升,已经与上世纪70年代美国、英国等纺织大国的水平相当。自2003年开始,中国纺织工业加工劳动力成本逐步上升。根据中国工程院的调研结果,中国劳动力成本比东南亚等国成本高出2~4倍。以印度为例,2009年印度30余邦纺织劳动力加工成本是我国平均水平的38%,是沿海地区的25%。中国纺织工业的低成本优势已经受到严重冲击。根据国家规划,“十二五”期间最低工资水平要实现翻番,可见纺织行业劳动力成本还将大幅增长。

数量与质量并重

笔者:原料紧缺问题已经引起业内高度关注,“十二五”规划中也多有涉及。您认为有哪些问题需要注意?

姚穆:在天然纤维方面,要把握不与粮食争地这一根本原则,尽量减少耕地使用面积,可以用盐碱地、荒滩地、山坡地。化纤行业则要利用海洋、森林、农副废弃产品等广阔的自然资源,大力发展可再生、可循环、可降解、对环境友好的生物质资源,同时加大废旧纺织品的回收利用。

此外,开发原料用量少、附加值高、品牌效应明显的产品是未来行业发展的方向。以山东鲁泰为例,企业自己种植棉花生产出300英支(508公支)的棉纱,再做成衬衣出口,售价极高。而这样的3000多件衬衫用棉量仅1吨,既创造了高利润,又减少了资源耗用量,而且能够与大幅上涨的劳动力成本相适应。

在各种因素的制约下,考虑到纺织行业发展的现状及趋势,在服装、家用领域,我们必须逐步放弃低档产品生产,向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转移,转而研发高档产品;在产业用领域,则要尽全力挤进世界生产消费大国行列。

笔者:您曾经提到,纺织原料尤其是天然纤维质量下降是应引起高度关注的问题。

姚穆:的确。以往之所以原料数量与质量矛盾不突出,是因为前提是以低端纺织品为对象。今后我们要用更少的原料生产附加值更高的产品,这个矛盾将日益突出。因此,我们必须努力提高纺织原料的品质,而不仅是产量。

产业用纺织品要甘当配角

笔者:产业用纺织品是行业新增长极这一观点,已成为业界共识。但产业用纺织品多学科交叉、多领域融合,如何令其发展得更为顺利?

姚穆:产业用纺织品需要多种原料、多种技术的复合,其应用领域、使用环境千差万别,因此开发最终产品必须要“政、产、学、研、用”相结合,还要针对各类需求开发新纤维品种,新纺织加工工艺、设备,开发一系列检测技术和仪器,建立一系列新标准。

在政府主导下,纺织产业要甘当配角,将最终用户的有关机关和单位推到主导位置,联合开发,为后道工序服务,形成完整产业链和最终产品市场。比如在解决西电东输扩容的问题上,为了不占用新的土地资源,我们以电力部门为主,应用纺织新技术,在输电电缆中间层使用碳纤维,用玄武岩纤维作绝缘层,外层将铜导线改为铝导线,最终使导电电缆的输电量由1000安培增加至2000安培,直径由48mm减至28mm,电磁辐射还明显下降。

产业用纺织品的广阔发展前景毋庸置疑。联合国曾发布预测,世界钢铁材料加工量2050年将降至1980年的50%,数量减少部分主要通过纤维增强复合材料替代。随着高性能材料研发投资成本的收回,加上装备技术进步使综合成本进一步下降,产品性能继续提高,其应用范围将越来越广。

废旧资源回用须长期宣传

笔者:在纺织废旧资源循环利用方面,国内已经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但在产品档次,尤其是消费理念上与发达国家还有较大差距,应该如何改善?

姚穆:发达国家通过10多年的社会宣传教育,才使人们意识到循环再生的重要意义,人们愿意花高于原生产品的价格,购买低于原生产品质量的再生产品,以保护地球环境,并以此为荣。这不是朝夕之事,国内差距还很明显,需要长期进行宣传教育。

笔者:您对今年首次召开的学术年会有哪些期待?

姚穆:前面所涉及行业发展的种种问题与困惑,都可以在本届学术年会上进行探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本届年会将设立纺织学术大奖,同时表彰一批纺织学术带头人尤其是中青年科技工作者,引导行业注重基础理论研究。随着世界纺织工业大量向中国转移,其他国家已经失去了基础理论研究的动力和能力,许多昔日纺织强国已经关停掉高等院校的纺织相关专业,以往世界纺织高水平杂志也由490多种锐减到16种。作为纺织大国,中国理应承担起应尽的责任。
首页
电话
邮箱
联系QQ